其实从来不该有所谓互联网这个单独的行业划分。

退一步说,对互联网行业的定义,可能太宽泛了一些,很多我们认为属于这个行业的企业,其实都不该如此定位。

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渗透,很多产品却都可以是基于互联网的应用。我现在所做的web game,其实也是互联网产品的一种。

每一两年都有许多新的概念和产品出现,出尽了风头,也让资本市场活跃起来。然而用不了多少时间,又一个一个的销声匿迹。

从技术角度来说,互联网技术像传统的各行业渗透的越来越快。从产品角度来说,最终所能留存下来的,仍然是满足了人们实质的需求,而非打着一个时代流行烙印的概念。

本质上来说,我们获取信息的诉求是为了满足自己决策、求知、娱乐和社交的需求。不过许多的产品却似乎无视人们的这些诉求,也不知道在盲目的追求着什么。

对于决策来说,能花费越少的代价获取到可以支持决策的信息,就越有价值。对信息组织和挖掘的越好,提供这种服务的质量也就会越好。Web 2.0时代,让许多企业收集到了大量领域的数据,用户也习惯了为互联网的世界提供数据,将这些数据转化为真正能帮助用户或者客户进行快速准确决策的信息,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服务,但现在看来,做的好的也寥寥无几。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许多产品到最终是向着一个更加花哨的方向而去,面对满屏幕支离破碎的信息,我们在对信息的使用上并没有进步太多。

记录和传递知识的途径数千年来变化并不大。画面,语言和文字仍然是我们获取知识的主要源泉,只是我们原来从石头上看到,后来则在纸张,PC和屏幕上,现在还在平板电脑和手机屏幕上。如同我们发明了纸张之后,我们不再把文字和图案制作在石头和木头上,终究数字化的图像和文字也将取代纸张。与其说互联网技术对出版行业造成了冲击,不如说是对印刷业造成了冲击。传统的新闻媒体,文化传播公司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代替呢?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他们就能吸纳互联网技术,做得更好,比如The New York Times现在不就做得不错么。我只是很好奇,工业革命之后,机器大量代替了人工,于是手工产品慢慢地变为了奢侈品。那么,有一天人们都习惯了放弃纸质读物之后,一本印刷精良,包装精美,纸张手感非常舒适,拥有漂亮排版和字体设计的书本,是否也会成为一个特别的奢侈品,当然,如果书中内容很好,还有精美的插图,那就更棒了。

对于娱乐和社交,我觉得现在很多应用都在犯一些违背直觉的错误。人们在社交娱乐活动上,总是存在选择局限性,这来自于时间、空间和精力的局限。如果说社交网络这种类型的应用有什么很棒的地方的话,我认为是它打破了时间和空间上的一些局限性。如果没有互联网技术的因素,人们必须在时间和空间纬度上都足够接近,才有产生娱乐和社交的可能。当然人们从来都在尽可能的使用工具打破时间和空间上的局限,比如书信,电话,但这些都不如社交型应用那样挑战精力的极限。然而问题也在于此,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当我们发现时间和空间上越来越不是问题的时候,分散的注意力和信息却让人疲惫不勘。移动电话对人们的沟通影响深远,这种改变主要是让我们知道,当我们真的需要寻找某人时,我们有可以马上联系上某人的途径。但现在许多移动设备上的应用,却无论我们是否需要,都提醒我们有新的信息可以查阅,各种各样的通知消息在争相消耗人们的注意力,这实在是一种灾难,也使传递信息的质量愈发下降。只要一直如此,人们迟早会发现,使用这些应用并不如待在一个音乐嘈杂,人如潮涌的舞池里来的更加自在。

浮躁,不专注,把简单的东西做复杂,对用户或客户的真实需求视而不见,是一些互联网产品走向消失的通病。游戏也是如此,但游戏本身,并不是什么新鲜东西,这和众多人们需要的娱乐产品一样传统,比如小说,戏剧,电影。

关于游戏,我会有更多的想法要写下来。其实我们大多数人从来没有真正在创造什么新的,可以改变世界的东西,我们需要做的,是小心翼翼,用造物主赐给我们的那点微不足道的才智,去给其他人一个好的故事,去创造一个小小的虚拟世界,让人们可以沉浸其中,自然地感觉到快乐。

许多人都喜欢大,都认为自己所要做的一定是那些巨大的东西。然而当我们觉得有什么东西大到让我们执着不已的时候,往往是我们心里所能容纳的太小了。一叶障目,便是所有错误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