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和变化

这一年来,我不断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才能得到稳定的生活状态?对稳定和平衡的追求,根植在大多数人的心中,然而当我思考这个问题时,却发现可能人们完全弄错了方向。我读了一些书,发现也有人在思考这个问题,而且得到了一些答案。

对稳定的追求,很大程度上也因为是对不确定的恐惧。我们总有冲动想要去预测未来,控制未来,却仍然是徒劳无功,这往往加深了我们的恐惧。这其实是不对的,时间是一个三位一体的谜题,要看清其中一个,需要往另外两个维度去找答案。要想看透一点未来,就必须从过去和现在去找。但这仍然存在一个问题,我们所能了解的过去和现在是由人的认知构成的,而人的认知是有局限性的,与真正存在的现实有着无可避免的误差,所以最后的结论是我们只能无限接近真理,却无法掌握所有真理,因此我们想要得到一个稳定的未来就是不可能的。

这个结论乍看之下有些悲观,然而实际上却有很大的积极意义。

若用这样的思维去分析,应该可以发现,我们曾以为正确的做法,把许多生态正推向一个看起来强大稳定,实际上则更加脆弱的局面。信息化技术的发展让集中效应更明显,而这种效应带来的后果往往是加速了行业崩塌的速度。口号上,我们希望做个性化,却逐渐更加标准化;我们希望看到长尾使分配更平衡和多元,现实却是寡头越来越多;我们希望看到扁平的世界带来更多繁荣,结果却得到一个更脆弱的市场……

对不确定性的恐惧让我们容易陷入教条主义,因为教条主义让我们觉得安全。我曾经很困惑,为什么那些语录性质的鸡汤文章会如此受欢迎。人们难道就那么容易相信那些尚还稚嫩的网文作者所告诉他们的人生道理吗?后来我明白了,其实人们根本不在乎那些作者是什么人,因为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教义,而至高无上的教义是来自于人以外的真理,至于转述(杜撰)它的人是谁根本不重要。人们相信了他们选择相信的,便觉得找到了生活的目标和意义。

政客们对此中机巧深谙于心,他们发现借助情感要比诉诸理性强得多。所以他们发明了许多精心设计的口号,而那些口号通常空无一物,也容易让人忘记。感性的东西,本来就只属于一时,因为那只是人的意识而已。

曾经我也困惑,专制和民主,单一和多样化,究竟哪一个更好?如今我会坚定地认为,民主优于专制,多样化和开放一定会好过单一和封闭。我不再认为如果是明君,那么专制也会带来兴盛的局面。因为这种兴盛只是一时的,历史已经说明了问题,所谓的盛世,伴随而来的定然是极为黑暗的乱世。因为这种盛世下的繁荣,是极为脆弱的。而且如果我们再看一下人们是如何走出历史的黑暗期,就会发现正是开放,多样化和不确定性,激发了人们的创造力和活力,让时代重新走回了正轨。

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待我们被灌输的所谓规则,不断尝试去验证和改善它,我们才能消除对不确定性的恐惧,以及避免落入稳定的陷阱中。需要牢牢记住的是,平衡的状态不可能持久,越是完全平衡,就越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