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 笑过人间

DSC02799

若不是故友在电话里问起是哪一年曾去青岛玩过,几乎都快要把这段记忆给遗忘。那是2010年,还是2011年?年份在记忆里已经模糊,只记得恰也是这五月底六月初的时节。

那时的自己,藏起了多少苦闷和忧伤,对未来是怎样的期望,如今却已忘记了大半。日子就这么一年一年地过来了。想起那时认识的人,这些年来浮浮沉沉,聚散离合,如今早已各不同,那时曾设想过的未来,似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未能完全如愿。每个人也甘愿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只是仍留着那抵抗岁月侵蚀改变的心火,还未完全熄灭。

故人不说当年事,一点余情到如今。

人说年岁增长的变化之一就是发现越来越难交到新的朋友,只有老朋友不会让人觉得陌生。慢慢变得不敢跟身边的人太亲近,年少时豁然相照的胸襟会变成伤人的利器,托付深情的依赖,会将你置于无后生之地。于是每个人都徐行在自己的山野田间,孤独地等候别人和你打一声招呼,然后也许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看过的春夏秋冬,四季人间,纵然不多,也不算少。只是仍不禁会问,究竟有没有一处,可以泊岸眷恋?锋芒毕露的迟早分寸凌乱,隐忍潜伏的也不经意间分毫毕现。翻云覆雨的情总是路过几回,天上地下的人间事儿还是没看清几件。岁月如饮酒,有人鲸吞,有人慢酌,只是鲸吞慢酌都易醉人,或许只有不局限在酒盏中,快慢之间,自己说了算,做个闲人,才能自然。

有人悬崖勒马,从此江湖只是一场思念。也许一生不过只为心定,心定的一生最后是否是值得的一生?

饮酒听歌,歌里没有答案,歌里只有对往事的垂怜。

就这样。

风吹落叶,笑过人间又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