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雾霾更毒

羊年开年后第一出戏,是柴静的《穹顶之下》在神州大地掀起了一场口水大战。现在已经过去一段时日,可以静下心来重新看看这件事了。

雾霾已经不算是个新鲜的话题,柴静的纪录片是否真的说对了雾霾产生的原因,是否真的提出了一个可行的解决办法?Zack并不太了解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不能轻易下定论。有一些质疑柴静报告数据作假,以及对其解决方案质疑的文章,看起来也很有理有据。整体上的一个感觉是,柴静做的这份报告,仅论行为本身值得嘉许,无可厚非,而结果乏善可陈。

这件事在一开始的争论也很有趣,批评的人都是在攻击柴静这个人,而支持者都是站在保护环境,抵制雾霾的立场上。也就是说,双方的论点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吵起来感觉都很动气,都很激烈。这种争吵,开始声音很大,过几天就会发现,其实根本没什么可吵的。

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自由。若是说到对柴静这个人本身的看法,zack是不太喜欢的。Zack读大学的时候开始,那会儿有几年很喜欢看柴静的节目,觉得她的选材,观察问题的角度,提问的犀利,是一种很不一样的风格,让人欣赏。柴静后来出的书,zack也买来看过,可以说《穹顶之下》这纪录片,也算是有一点微薄的参与吧。后来为什么不喜欢了呢?可能是因为看的太多了,发现过于空,总是难以落到实处。柴静总是能发现一些问题,提供一种不同的思考角度,但最后总以略显无奈的煽情结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有人一定也会骂zack吧,会说“柴静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不过是一个记者,她能做到这步已经相当不易,凭什么对她要求那么高,你又能做什么呢?”

这一点很有道理,也有一部分人在网上是持这样观点的。然而这并不是对柴静要求高的问题,仅仅只是不喜欢而已。喜不喜欢一个人,是很主观的事情,也可能是许多因素促成的。相爱的人也难保某天会变为陌路人,所以勉强任何一个人去为一个他不喜欢的人鼓掌,或者不允许表达这种不喜欢,其实也是很过分的要求了。

这确实会成为争吵的由头,zack曾写过一篇文化的蛊惑力量,思考的就是这类争执的实质问题。文化和信仰,可以让一个人感觉强大,同时也可能使一个人变得愚昧。

关于这件事,还有一篇在网上流传比较广的文章,标题大概是叫做“万万没想到,郭靖就是这么死掉的”一类。文章内容是大家质疑郭靖的各种问题和动机,类比的便是各种针对柴静的批评,得出的感慨是做点事情真的好难。这篇文章看起来似乎挺有道理,相信也能让不少人共鸣,然而如果深究,那么会发现这其实是种迷惑人的手法,是那些小文化人和三流公关写手常用的套路。这种套路并不新鲜,脱胎于《圣经》里淫妇被赦免的故事。可能并没有人仔细读过原文里的每句话,但可能很多人听过别人给他们讲这个故事,大概就是说众人要请耶稣定淫妇的罪,耶稣说你们当中谁若没罪,便用石头砸她吧。这个故事常被用心不良的人利用来遮掩错误,制止批评的声音,实在是非常大的曲解。真要理解,还是需要多读读《圣经》的整个故事,看看原文,会发现这个故事真没有后人有意吹嘘的那么高大上。遇到凡是断章取义的观点,都要特别小心被蛊惑。

金庸先生写的故事里也有桥段,可以让人感受这种蛊惑的力量。在《射雕英雄传》接近尾声的时候,华山之上,众人欲诛裘千仞,裘千仞反问:“你们哪个没有做过恶事?你们凭什么杀我”。此话一出,南帝,郭靖等人全部开始玩内向,可见此等理由的杀伤力之大。只有洪七公问心无愧站出来痛斥裘千仞,裘千仞便瞬间没了气势。

其实批评与赞赏同样,都是针对当前客观事实的评价和反馈,不计过去,不随便揣测未来,才能真正客观。雾霾有毒,要认真看待,珍惜环境;比雾霾更毒的是那些有意引导大众观点,制造舆论的人,他们制造的雾霾,是在人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