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2015年中国经济的三言两语

Zack是经济学的非专业人士,只是作为兴趣爱好比较关注这方面的资讯,毕竟身处在这样的游戏规则里,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还是多少得了解一些。

记得那是五年前刚入秋的日子,zack和frank在上海真如古镇里的一家老羊肉馆,一边吃着羊肉面,一边谈论着股票和经济走势,甚至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再过100年回头看时,会发现欧盟是人类政治历史上最失败的发明。用今天的话来说,那就好像是两个无产屌丝在瞎扯淡世界格局的一幅景象。记得那时候美国的次贷危机过去也就一年多光景,我们两人还论断中国的艰难日子恐怕从2014年才真正刚开始。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回头看的话,这两个不那么精确的论断在整体上似乎还并没有错。

2014年让普通人也印象深刻的一些现象有:国内P2P(大部分实质上都是P2B)遍地开花了一年,然后急转直下,危机重重;银行购买理财产品的大妈排成了长龙;央行不断降准;人民币开始贬值;通货膨胀变成通货紧缩的趋势;房地产增长乏力,开始通过优惠变相降价清理库存。这一系列变化背后最大的危机是一个字,债。

说起债,zack想起一个小段子:这是炎热小镇慵懒的一天。太阳高挂,街道无人,每个人都债台高筑,靠信用度日。这时,从外地来了一位有钱的旅客,他进了一家旅馆,拿出一张1000元钞票放在柜台,说想先看看房间,挑一间合适的过夜。就在此人上楼的时候,店主抓了这张1000元钞,跑到隔壁屠户那里支付了他欠的肉钱。屠夫有了1000元,横过马路付清了猪农的猪本钱。猪农拿了1000元,出去付了他欠的饲料款。那个卖饲料的老兄,拿到1000元赶忙去付清他召妓的钱(经济不景气,当地的服务业也不得不提供信用服务)。有了1000元 ,这名妓女冲到旅馆付了她所欠的房钱。旅馆店主忙把这1000元放到柜台上,以免旅客下楼时起疑。此时那人正下楼来,拿起1000元,声称没一间满意的,他把钱收进口袋,走了……这一天,没有人生产了什么东西,也没有人得到什么东西,可全镇的债务都清了,大家很开心。

这个故事固然漏洞很多,但其实也很形象地说明了2015中国可能面临的最大问题,这个最大问题就是债务。民间借贷的兴盛,银行降准等等措施,都是解决市场流动性不足的问题,然而这只是一个表象,光增加流动性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在增加流动性的同时,还必须追问一个问题,这些钱都流到哪里去了?如果按一些新闻报道上的数据,中国目前的债务总量(包括政府、企业、家庭等三部门债务)仅利息就有11万亿人民币,这个利息还在以每年10-15%的幅度在增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流动性增加的钱几乎全被债务的利息消耗掉了,甚至还不够,那么对整体局面就没有正向的帮助。这个数据是很可怕的,假设3-4年还完,每年需要还的利息额度接近我们每年GDP的增量(2014年中国GDP增量为4.8万亿人民币)。这意味着当前的趋势,就是在向着一个通货紧缩,经济乏力的局面在发展,一旦这种局面大范围形成,就很难收拾了。

核心问题就是债务,那个有点荒诞的故事其实提供了一个最正确的解决方向,只要能把绝大部分债务想办法重组和核销掉,那么就是皆大欢喜。否则的话,会发现放水多出来的钱,很快就被债务利息吸干,而融资成本继续推高,利息总量仍然在增加,便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直到最后只有靠一些灾难性的崩盘来重新开始游戏。

发展新的投资领域带动经济有用吗?有用。降息有用吗?有用。但遗憾的是这些措施都解决不了当务之急,而是计在长远。然而这些招数如果出错时机,可能反而变成昏招,加剧问题。在前面两年里,相信大部分人都会有这种感觉,真的缺项目,缺资金吗?不是的,当新的投资热点出现时,各路资本仍然一样是超量的迅速进入,问题是这些资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一种推测是这些资本里就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各种复杂的举债形成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今天的困局也不应当存在。

资本最迷惑人的地方有两个:一、资本运作实现利润的核心方式是利息,也就是通过债务。二、资本不一定能创造有效需求,而是短期的假象。这两点会让资本运作者不断追求成为债权人并推高融资成本。不得不承认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确实促进了经济的发展速度,但也不能不看到这种游戏玩法确实是有缺陷的,它总是在向着一个不断推高债务到无法兑现程度的局面发展,直到出现阶段性的崩盘。

所以2015年可能出现的一些变化是,债务违约的现象开始出现并被更多人感知,会有许多行业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兼并和重组,可能是国家队为了消灭债务而出手。对大部分老百姓而言,应该通货膨胀感觉不再明显,那些年总怕自己手上闲钱快速缩水的担忧可以不必再有了。另一方面,大部分行业工作收入的增速应该会明显放慢。以上这些好像都太宏观和概括了,但要真说哪些具体行业会出现变化,也不是zack能说的准的。总之就是一个让人可惜的时代可能就要开始了,不一定对大多数人是可悲和恐怖的,然而毕竟整体上算是坏事多一些吧。

人民币贬值或许会是件好事,能多贬一点也不错,之后去香港买东西没那么便宜了,出国玩也会稍微多计算一下。这样的话,或许一些消费回流到大陆,也是种对经济的帮助吧。只是对要出国留学的同学就不太友好了。关于大陆股市方面,zack是真心看不懂的,因为若要论股市本质,相信这一年整体并不会有太大起色,但是在中国这样的国度,当大家都认为它会涨,并且能够在其中赚一笔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真的很难以预料。

这些变化可能对zack从事的行业来说基本还看不出什么影响,短期内或者这也是一种幸运吧。其实回头看2013年写下的一些文章,就是在谈论这些问题了,可是并没有发生的那么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