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笑话不好笑时

有的人笑点很低,还有的人曾经笑点很低,后来变得不那么容易被逗乐。按zack的观察,那些笑点比较低,时常能被笑话逗得开怀大笑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笑话的记忆力都很“差”。换句话说,就是如果要让他们讲一个笑话,那一定是搜肠刮肚很久想不起来一个。

这使zack受到了一个启发,原来人不仅能够适应痛苦,同样也可以适应快乐。

有钱人会无聊和痛苦,穷人也可以开心。许多人基于自己的立场,可能不相信这样的论断,然而其实快不快乐,本质上只跟是否适应了快乐有关,面对痛苦,也是一样的。人会带着伤感怀念过去是有道理的,因为人自己会察觉到,过去体验过的那种种快乐,即便今天再重复一次,也找不回来了。

照这样看来,快乐不断地累积,很快也会有边际效应,直到变成另一种空虚和痛苦。从另一方面来说,饱经痛苦的人,一旦某刻坦然面对了,也是会获得极大的喜悦。那些满肚子笑话的人往往藏着非常不快乐的一面,因为他们已经很难被逗笑了。

所以,让生活真正快乐并保持在一个健康轨道上的方式也许是:不要一味地贪图享乐,也不要将自己置身于无法解脱的痛苦当中。忘记过去,不要想太远的未来,好好体会当下的每一刻,任其自然喜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