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走,或向右走

2015年开始没多久,有一些新闻和变化可能会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第一件事,广电总局要对新引进的美剧进行管控和监督,这意味着有可能许多新一季的美剧将无法同步看到或者无法通过正规合法的渠道看到。

第二件事,伟大的防火墙继续升级,防御范围继续增大,甚至几乎彻底干掉了Tor。

第三件事,教育部长袁贵仁在一场座谈会上发言,提到“加强高校意识形态阵地管理,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

在第三件事中,后续的一些报道可以看到,教育部长所指的,应该是“西方错误价值观”。从习Sir开始话事之后,可以看到网宣的水平提高了不少,并且还有不少网络用语等“接地气”的行为,一时间在年轻人当中似乎挺受欢迎。然而这一波事件,表现的又是文化意识形态上的一场风雨欲来之争,管控将进一步加强。一时间,让人有点困惑,这之后究竟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呢?

该不该管,这样的问题其实没有多大的讨论必要,无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能无穷无尽的举出各种例子和理由。在太宏观的层面上,过多的争论就好像是一堆吃坏了肚子的人在放屁,除了乌烟瘴气,污染环境,终究是没有什么用。

我党这些年是干出了不少世界瞩目的成就,与之同样神奇的是,也能打着正确的旗号干蠢事,把自己名声干的也越来越差。干到现在,随便再举起个什么小旗子,都难免招来一堆嘘声和口水。所以针对以上这三件事,重点不是该不该干了,事实上你想拦也拦不住,他们定然是要这么干的,关键还是看具体干不干得好。按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事儿多半是干的不会太好的,例如一个自身生活作风问题管不好的团队,却要担心和管控他人看多了事业线而出现生活腐化问题,怎么想都觉得不是很靠谱吧?道理都是同样的道理,出自孔子的口,还是出自路边孔二的口,产生的效果绝对是不一样的,这是大众的愚昧和顽固,却也是事实。

说到文化,我们这代中国年轻人想来是很可悲的。我们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断代。新文化运动断臂求医,这定然是有弊端的,今天我们再往民国前去挖掘我们的历史和文化进行再创作时,感到十分的吃力和肤浅,根源便在于此。因为闭关锁国带来的落后和屈辱的近代史,是否就说明了我们该全盘抛弃过去所有的文化呢?这恐怕是不一定的,日本的明治维新经历了一个同样痛苦的过程,然而庆幸的是,他们的文化根留了下来,并且一起成长了。

要想管控文化并不难,要想证明哪些是错误的西方价值观也不难,只要能拿出一个正确的,或者让人觉得正确的文化意识形态就行了,而这一点,对我党来说,可能很难。我党是能积极自我批评,勇于进行理论创新的执政党,所以把某种东西捧上神坛之后又摔个稀巴烂的把戏也反复上演,这是无可避免的错误,但演的多了,也就不稀罕了。

所以真的不能总是批评现在的年轻人,他们确实找不到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所以只能任自己沉沦在个人的成功,物质和消费,光色和爱情等激发的动力之下而努力。可以不拯救他们,但请不要推他们到悬崖的另一端,让他们连自救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