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与谦虚

如果仔细思考一下人们常提起骄傲和谦虚的场景,会发现这两个词都有一定的双面性,在不同情况下给人的感受似乎完全相反。例如,pride这个词也是作为七宗罪之一,但是人们因为工作而感到骄傲是通常会得到认可的。

骄傲是一种愉悦感,是人们对能反应自身价值的事物的积极回应。那么,问题在于,如果适当的骄傲是建立在做了一些好事的基础上,那么谦虚又是什么?为什么人们又会推崇谦虚呢?

相比于骄傲,谦虚是更难理解的概念。如果我们把谦虚当作骄傲的对立面来看,通常所见的谦虚大概有下面这么几个类型。

第一种谦虚是积极否认我们从成就中获得的快乐。在这个角度看的话,谦虚其实是个错误,是种不值得提倡的行为。其中道理很简单,我们总也遇到过这样的人,他们唯唯诺诺,非常谨慎,他们对自己的成就轻描淡写。然而这些人不过是假谦虚而已,他们的轻描淡写不过是为了显得自己高尚,而不是真的认为自己不值一提。所以很有趣的事实是,这类“谦虚”的人,其实是内在非常骄傲和傲慢的。幸运的是在如今这个时代,这种谦虚并不被赞赏,这一类谦虚的人几乎在竞争中得不到机会。

第二种谦虚是表现在觉得他人为之骄傲的东西也没有那么好。这是一种判断,也不是真正的谦虚。一个人可以无欲无求,毫无成就其实也就没什么可值得谦虚的,这至多不过是谦卑而已。

第三种谦虚更多是排斥能体现我们自身价值的事物的一种态度。然而这恐怕也谈不上是谦虚,因为人们如此做更多是因为遇到了身份危机,若我们的确不值得获得那么多赞赏和关注,那么这种态度也只是诚实而已,既不是骄傲也不是谦虚。

那么谦虚到底应该如何定义呢?谦虚和骄傲之间的分界点究竟是什么?

1994年,卢旺达酒店经理保罗·路斯沙巴吉那收留了1268名同胞,把他们从种族灭绝大屠杀中拯救了下来。而他却把自己的自传命名为《一个普通人》,是真正谦虚的典范。为什么这么说呢?保罗·路斯沙巴吉之所以成为了英雄,是因为在特定的时代环境下他的特性恰好得到了发挥,做了一些令人尊敬的好事。然而他的这些能力如果是在其它情况或者时代环境中,则可能是会受到斥责的。正如他所说:“我是个好脾气的人,我对待走进酒店的客人和蔼可亲,不管来人是好朋友还是面目可憎的恶魔。这就是我的性格。……所以,当魔鬼来喝杯酒时,我能和他说上话。”

因此最终真正的谦虚其实正是一种骄傲,这种品质之所以让人敬佩和注目,是因为它对某人真正应得的赞美做出了极其诚恳和客观的评价。它既不是对成就的轻描淡写,也不是过分的自我渲染。

真正的谦虚有两个必备条件,第一是必须有成就,没有成就的人本身就不应得评价和赞美,也就没有什么可谦虚的。第二是对事实公正的描述,每个人都希望把自己看作命运的缔造者,然而如果能坦诚评估时势和运气对成就的影响,才能知道谦虚该有的姿态,既不高亢,也不卑微。

谦虚和骄傲是一对相生相伴的循环,得体的谦虚和光明正大的骄傲其实是同一件事情,这也是为什么真正谦虚的人会让人觉得比浮夸者更有力量。要分清谦虚和谦卑的差别,谦卑者实质上不过是过分自傲的另一种表现而已。

如果我们为如何行事、为自己的努力和态度而感到愉悦,其中不涉及任何浮夸、大言不惭的自我评价,那么这便是一种值得拥有的积极的骄傲,同时也是一份有力量和恰如其份的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