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小团圆 后会无期

这两部电影对于比较大一部分文艺青年来说,应该是2014年的两部不错的作品了。《人间小团圆》因为抵制杜汶泽的浪潮,几乎是压倒性的被差评刷屏,而韩寒的《后会无期》,因为一直存在保寒和倒寒的两派,最终也该是毁誉参半的常见局面。不喜欢这类影片的人一定会觉得十分无趣,这并不奇怪,因为这两部电影,其实都是用不是太俗的手法在说一些俗套的段子和故事,这便是当代城市文艺的一个风格,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

当代文艺青年的范儿,和几十年前的文艺青年大不相同。那时的文艺青年,谈论的是文化传承与变革,关心的是民族命运,民生,国家和天下。如今的城市文艺青年,更多挖掘和追寻的是人个体的感受和领悟。这几乎是完全不同的风格,所以也有人戏谑的说当代的大部分文艺青年,只能算是文娱青年而已。然而不要从格局上去分高低,当代的文艺故事里,尽管少了些英雄豪情,却也讲出了这一代人成长路上的内心感触。

雨果曾把40岁称作是青春时代的老年,80年代长大的一批人,如今已经大多在中年迈向老年的路上了。在成长的路上,几乎每过一个十年就会发现上一个十年的恍然大悟里有很多是幼稚可笑的。人生路走的越远,过去与未来交织时,就有更多危机,就像《人间小团圆》里不小心挖出来的炸弹,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又会带来怎样的伤害。浮华成熟表面下的不安和暗涌,是这个阶段人们内心的真实写照。

没有人是真正成熟的,更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怀疑这一点。成长之后我们更加确信,这句话一点都没错,每个人的人生,其实都是即兴演出,只不过有些人表现的更自信而已。也没有什么传统意义上的灵魂伴侣,这个名号不是先决条件,而是经过时间的洗礼才能造就的。我们总会错过一些接近这个称号的人,无论爱情还是友谊。会有一些难以忘怀的人,与你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或者一段美好的旅途,但如今,他们生活在别处,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再见,人生便是如此,岔路口出现的时候,每次告别大多就可能是后会无期。

年纪越大的人,越不容易被看起来魅力四射的人吸引,因为他们明白那些人也只是在即兴表演而已,而不会被他们毁了自己的生活。20岁时看起来可爱的东西,30岁或许会讨人嫌,到了40岁则可能觉得危险。最终会明白人身上与他人的共性要远远多于特性,这一点多少会让人失望,但也多少会让人解脱,平和地回归到平凡之路。

不过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人”,和自己人在一起,是消除躁动不安和危险情绪的最终归宿,这也是团圆的真意。即便把那些煽情和有道理的词句咀嚼透,对人生其实也没有任何帮助,但如果找到了自己人,那么所有的道理其实都可以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