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苏秦》

今天给域名重新续费,才发现时间又已经过去了两年。翻看两年前记录下的一些东西,如预料中的看到了许多令自己也觉得啼笑皆非的错误。人或许就是如此,只有看过去的自己时,才能发现自身的无知和幼稚。

最近世道风波不停,人生起落,看不清究竟谁是忠良,谁是奸臣。想起苏秦的故事。确切一点来说,是元曲里《冻苏秦》所写的故事。

“三尺龙泉万卷书,老天生我竟何如。山东宰相山西将,彼丈夫兮我丈夫。”

年少的苏秦,也和大多数乱世的年轻人一样,认为这是大丈夫建功立业最好的时代,用更熟悉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也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豪言壮语。父母让他们安心做个庄稼汉,怎是他们所能接受的。青云有路终须到,金榜无名誓不归,这说的和当代年轻人外出打工,期望闯出一番天地,似乎是一模一样的光景。

出了远门,水土不服是难免,苏秦因病就耽搁了,而张仪则先行一步。苏秦饥寒窘迫之际,遇当地富庶人家王长者慧眼识人,赠予盘缠车马,让他继续去赶考求官。结果谁知盘缠用尽时,仍未谋得一官半职,加上冬天来时旧病又犯,苏秦想来无法,不如先回家一趟,也去看望下父母。回到乡间,人人问起,苏秦啊苏秦,你那日说金榜无名誓不归,如今既无一官,也无半职,可还记得当年大话。苏秦想到此,也觉得踌躇不定,想想自己飘零数年,已过而立,若是回去被问起,该如何作答。而若不回去,如今盘缠尽无,疾寒袭身,又当如何是好?踌躇了许久,还是决定先回去再说。

回去后,果不其然,三叔四姨五舅舅,都来问苏秦,你可拿个官出来看看啊。问了多了,家里老头儿,哥哥嫂嫂都开始嫌弃起苏秦来了,觉得他当年不务正业,老实做个庄稼汉不是挺好,如今蹉跎许久,不也是场空。时间长了,连苏秦的妻子都有点冷落他,家里人吃饭都不给他热食吃,只给他吃冷的。苏秦气愤不过,便再次离家,宁死不做这家乡鬼。苏秦走了,父母自然是有些懊悔,老父亲还教育苏秦的哥哥和妻子,为什么他们都没人帮着劝一声,忍心看着他离去。冷落苏秦时,各个皆一般,苏秦走了,又个个懊悔不已。

龙楼凤阁九重城,新筑沙堤宰相行。张仪此时蒙秦国国主赏识,已经位极人臣,与苏秦也已别离多年未见。苏秦离家后,便寻思去投奔张仪,张仪听下人报苏秦来见,特别问了下,苏秦可有鞍马随行,下人说没有。张仪寻思,原来苏秦还是布衣之身,便让下人传话给苏秦,你来找我,自己快来就是,难道还要我这丞相爷出门去迎接你不成?苏秦听了明白这话不客气,仍自行进门去见了张仪,张仪让下人将冰雪堂打扫了接待苏秦,将窗户都打开,又命人扫了雪堆在屋外四周,拿风机往堂内吹。张仪安排苏秦吃饭,又特别交代下人,将自己饮的酒热了,给苏秦的则是冷酒。苏秦喝了冷酒,张仪问他冷不,苏秦说冷,张仪命下人拿了袄子,只顾自己穿上。又问苏秦饿不饿,苏秦说饿,张仪叫下人拿来食物,自己吃的是热熟的,给苏秦的却是冻的。苏秦受不了这冷酒,冷饭的羞辱,想这多年兄弟之情竟也不顾,就又愤然离去。离去时,张仪一个下人叫陈用的,给了苏秦一些银子和鞍马做盘缠,苏秦答应他若有成,必然报恩。

苏秦被张仪这么一激,下定了决心要混出一番样子。没想到数年间,自从在赵国游说一举成名之后,历说韩、魏、燕、齐、楚五国,官封六国都元帅,衣锦还乡。过去苏秦的一大家子人,听了苏秦做了元帅,都亲自到驿馆迎接,苏秦却都不认。张仪也来见苏秦,苏秦也要赶他走,张仪此时才让陈用点破,当初是为了激苏秦的斗志,才做了那样安排。所谓人不说不知,木不钻不透,冰不搊不寒,胆不尝不苦。苏秦才发现误会了张仪,张仪又让苏秦重新认回了父母妻嫂兄儿。

这戏词里终是一个美满结局。风尘落落无人悯,衣冠楚楚争想近,这世态炎凉其实代代相似。即便富贵荣华随身,假使一朝马死黄金尽,也仍然是被人晒笑的陌路人。所以这万般到最后,天下最大的喜事,仍莫过于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