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好的决策

当我们相信以结果为导向的原则时,其实等同于承认了决策的质量并不取决于结果。

好的决策本身应该是有逻辑、有智慧、有见地的人在条件和结果出现之前所做出的。然而许多影响决策正确性的事件是无法在事先预知和量化的,即便是在结果已经出现之后,也很难判断一个决策的成功或失败,是基于可靠的分析还是遭遇了罕见的灾难性事件。因此,判断什么是好的决策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学院派的人喜欢基于分析做出决策,但他们的分析往往建立在认为预知未来是有可能的,他们尝试通过建立各种理论分析的模型,来构想出未来的样子,却同时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其它可能性。必须要想清楚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真的能预见未来吗?在预见未来方面,存在一个悖论:如果能狗预见未来,那么是否可以改变未来,如果不能,那么所有决策带来的结果就是必然的,决策本身就失去了衡量好坏的意义,如果答案是能,那么又能预见未来的前提就已经不成立了。这里面的问题就在于,历史和未来其实都不是必然的,其中有太多无法掌控的未然性。

建立在未来是可知可控基础上的行动是危险的,而认为未来事件是概率分布的看法会更靠谱一些。在后一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对哪种结果最有可能发生有一定的认识,但是我们同时知道,还有许多其他可能性,并且其他结果的共同可能性可能比我们认为最可能的结果的可能性高很多。

这其中能带来的启示有两点,第一点是决策的分析基础应该建立在可知的微观层面上,而不是更加不可知的宏观层面,那将变成无异于赌徒的夸夸其谈。第二点是较好的决策应当是带有防御性的,如果我们能尊重历史的未然,那么将意识到存在的大多数结果其实是对我们不利的,在不利结果下确保生存的底线比在有利结果下确保收益最大化其实是更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