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20年

20年前的今天,中国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巨轮在整个世界开始转动。

Zack真正接触到互联网应该是从1998年和1999年开始,起初主要是为了使用电子邮件与远方的亲人联系。说起来有趣的是,虽然有了电子邮件这样的方式,但家里的老人还是宁愿几个月收一次手写的信件。电子邮件在zack爷爷奶奶那辈人中,并没有如期望般替代书信的作用,而在父母那一辈人中,主要亦是用于办公上的需求,而对于个人之间的联系和沟通,他们更倾向于使用电话。而对于现在更年轻的人来说,电子邮件地址或许只是注册账号时的一个名字而已,现在还一直保持用着Gmail邮件的人,几乎都是“一代老人”了。

那时网速很慢,也不知道如何寻找网络上的信息,有时候甚至是通过报纸和杂志才知道某个网站的地址。ICQ用的也不多,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联系人,而有的一些,似乎也没有非通过ICQ沟通的需要。一些论坛和聊天室是那时看起来最有趣的玩具了,那种不用出门就有那么多人可以在一起聊天和讨论话题的感觉还是很奇妙的。至于那时最早接触的网游UO,由于国内网速尤其可怜,大部分时候只是抱着字典尝试学着跟世界其它地方的玩家聊天。那时的互联网看起来就像一个蛮荒的广袤未知世界,看不清却又似乎有着无数的可能,但很少人觉得这玩意儿能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多大实质性的影响。那时,也还没有宅男这样的词汇。

后来,因为要做一份合同样本,表哥打开了一个叫Google的网站搜索出了不少模版。这让zack第一次感觉到互联网世界里,似乎出现了一个很了不起的玩意儿。Google这样的入口对于那时求知欲和好奇心旺盛的人来说,似乎开启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传送门,人们尝试使用不同的咒语,尝试打开通往不同未知世界的传送门。那里有些美丽新世界,也发现了一些黑暗却现实的现实世界。

2000年发生在世界另一端的互联网泡沫,对于在内陆边疆上高中的孩子来说,没有任何感觉。而对于需要青春活力需要发泄的男孩子而言,互联网这个玩具的吸引力还比不上篮球,KTV和登山野营这样的活动,也比不上模仿古惑仔和次世代电动玩具的乐趣。

再晚些时候,wordpress这样的软件开启了互联网的一个新的个人参与的时代,张朝阳、李彦宏和丁磊这样的互联网新星的传奇故事成为了那时大学生心中新的崇拜对象。这个时候,互联网侵入大部分人的生活才真正开始,基础设施技术的进步和改善让基于互联网的玩具更加吸引人了。随之开启的是所谓Web 2.o的时代,诞生了更多的传奇故事和新主义,这是最好的一个时代,也是最坏的一个时代。

最早接触到Twitter的时候,也是这个应用才出现不久的时候,zack困惑于这样的东西究竟有何存在的意义,如今看来,并没有当初所想的那么差,但也不如诸多人那时所吹捧的那么好。对于Web 2.0时代的许多故事,如今看来都是这样的感觉。

当贝索斯告诉人们,未来应该不存在所谓互联网行业这样的独立概念时,说明有人已经想明白其中的问题症结了。当潮水逐渐褪去一些时,也许很多人才能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其实互联网并没有像那些“诚挚”的信奉者所相信的那样改变世界,只是影响了一些游戏规则而已。对游戏规则的影响力,将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改进持续较长的时间,这个潮流只能去适应,却不能扭转。某些执政党的宣传部,在这个游戏规则变化的时代显然适应的比较差,还采取了试图阻挡这种改变的最劣势做法,收到的效果可想而知。

就如比尔反思到的,让每个人都拥有一台PC,并不能解决贫困问题一样,让互联网进入每个人的生活,也改变不了什么问题,改变只是某些规则和习惯而已。从这样的角度去考虑,也许更能判别一些互联网时代产物的客观价值。例如在Facebook上市之前,对其市值是有两个极端的判断存在的,但结果仍在二者之间。这是因为也许从纯粹的技术主义者眼里看来,这样的东西缺乏像电力或Google那样拥有基础技术革命性的吸引力,但如果是对于做营销和传媒的人,有那么一大堆活人集中在那里,怎么看都是非常有诱惑力的存在,尽管对怎么搭讪这样的尤物并不一定有把握。

一个时代之所以可以被人们赋予时代之名,是因为这个时代里发生的传奇故事,而对于所谓互联网时代来说,“时代”已经开始落幕了。在zack如今看来,互联网技术并没有改变这个世界,也没有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甚至很多方面其实不能定论是真的在向着一个更好的方向转变。渠道在改变,规则在改变,这是事实,也是在未来20年仍将作为被津津乐道的事实。

虚幻的梦想和主义终会凋零,但这或许会让现实向着更好的一个方向继续前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