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麻将中学到的

回想起来的话,家中父母这辈人本是不玩麻将的,反而是zack先在爷爷的指导下学会了。有些人抵制麻将,认为这不过是种令人沉迷的赌博活动,这种看法有些偏颇。任何游戏都可以成为赌博的载体,但麻将本身,不失为一个具有技巧性,也挺有趣的游戏。

认为麻将是赌博的人,通常是认为麻将这样的游戏靠的是运气,没有任何技巧可言。而事实上,麻将若想玩的好,在没人出千的情况下,技巧才是首要的因素。这并不是说麻将就没有运气成分,就单一局的游戏来看,因为洗牌带来的随机性,在参与的四人中必然会存在看起来的运气差异。这也是传统的麻将游戏里通常都以四圈为一个完整游戏局的原因,至少16个牌局的游戏进行下来,机会性对所有参与者来说是趋向于均等的。

与其它一些纯粹赌博性质游戏不同的地方在于,麻将在起局后,通常仍然要经过多轮摸牌换牌的过程才能出现一局游戏的赢家。这个过程是需要技巧的,传统的麻将总共144张牌,首先要求的技巧就是对概率的判断。有人打牌喜欢不按常理,那多少就是有些赌博心态,或者说不明白这其中的技巧。所谓麻将的常理,就是对剩下的牌组中可能出现的牌有一个正确的预判,在每一轮的摸牌出牌之后,这个预判都会变得越来越精确。对于其他参与者的手牌,经过每一轮出牌,吃牌和碰牌等动作,都可以作出更清晰的判断。这是麻将技术的基础,会不会判断牌,是区分会不会打牌的主要因素。技术更精湛的一点人,会仔细观察参与者每次摸牌后插入手牌的动作和位置,借以判断对方的手牌。所以,麻将游戏在进行过程中,是有许多推算和观察的技巧性工作需要处理的,而不是只靠手气那么简单的事情。

有人会说,按打牌的经验,有时候新手打牌反而让人感觉更厉害,似乎运气都到了新人那边。也有类似的俗话,比如牌入生人手,来作为佐证。这样的经验确实存在,但这不是运气,而是因为麻将的另外一个技巧性因素。这个因素通常一些认为自己会打牌的人并不懂,而新人恰恰做对了。麻将是一个进攻性游戏,而不是防守型游戏,一局牌四个人,再加上摸牌的随机性,任你机关算尽,一个人是守不住三个人的。是否赢得牌局的关键仍然只有一个,就是尽快将自己的牌做胡。新人刚上手打牌,不会顾忌那些推算的技巧,只是尽心把自己的牌组好,这恰恰把握住了最重要的原则。而一些懂得些技巧的人,有时候满脑子只想着如何卡住对手的牌,或是总在琢磨做一些大牌,总而言之,就是陷入为了炫技而打牌的思路误区中,而破坏了重要的基础原则,才会反而被新人打的招架不住。

不是每一局牌都能赢,在预判已经完全无法取胜的牌局里,才需要转入保守的打法,也就是牌桌上说的打逆风局。在逆风局里,根据规则,和局结束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不能和局结束,也需要将自己的损失减少到最低。打不打的好逆风局,是入门者与真正会打牌的人最大的区别,每一次时间较完整的麻将里,总是会遇到顺风局和逆风局,只有这两部分都正确的处理,才能在最后的结算中成为赢家。不一定每次打牌都要赢才是好玩的,能够设法把损失降到最低其实也是一种乐趣。

以上是纯技巧原则的部分,然而麻将这个游戏总体上是公平的,所以在不知道下一张究竟会摸来什么牌的情况下,人对顺风和逆风的判断不会每次都准确,这个时候就要用到更高段的技巧。这技巧其实在像德州扑克这样的游戏里也是同样的,就是要主动影响局势。牌局的顺风或是逆风,并非是牌局开始时就完全确定,也取决于参与者每个人的打法。手中一把烂牌,要打的云淡风轻,挥洒自如,否则对手判断你的牌势处于下风,就会采取更积极的顺风打法,让自己陷入更大的逆境。手中一把好牌,要打的不骄不燥,顺势而为,否则对手采取保守打法,顺风也可能逐渐被打成逆风。虚张声势,能打的装做不能打,虚实相辅,简单的游戏里其实也是兵法的基本道理,能不能用对时机,也是颇有技巧的事情。

牌品好,人品就好。这虽然是电影里的打趣台词,却也不失为现实的道理。牌桌上,有人赢则忘形,输则动气;有人胆怯懦弱,步步算计;有人谗言献媚,落井下石;有人事故深沉,有人豪爽洒脱。小小一个牌桌,不经意间却照出了百态的人生,只因为在这简单的围城里,人不小心就脱下了精心伪装的面具,于微小处可见大局。打牌,最重要还是开心,对牌局输赢过于计较的人,其它事上也不会洒脱。

人品好,牌品自然会好。想反省下自己人品的人,不妨也可以在麻将牌桌上检验和磨练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