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医缓和

最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关于医患矛盾的事件发生,媒体和大众似乎都对这样的问题热情不减。也不知道究竟何时这医患之间的矛盾才能得到缓和,而说到缓和这个词,却不经意发现原来缓与和却是春秋时期秦国的两位名医。

话说成公十年的时候,晋景公做梦梦见了一个前来索命的厉鬼,吓醒了之后请来巫者解梦。巫者听完叙说之后,对晋景公说,大王,看来您吃不上今年新出的麦子了。晋景公又被这么一吓,便病得不轻了,于是向秦国求医。秦桓公于是派缓前去治病。缓还没到,晋景公又做了个梦,梦见有两个小孩子在那玩,一个说:他快来了,他可是个厉害家伙,怎么办?另一个说:怕什么,我们躲到肓之上,膏之下,看他能怎么办!

缓到了以后,给晋景公把了脉,叹气道,大王你这病已入盲膏,药石已经无用。晋景公还算是个同情达理的王,谢过了缓,还送了厚礼让他带回去。不过这晋景公还是撑到了快七月,想起巫者先前的预言,却有些气愤,叫手下取了新长出的麦子,又叫来巫者,说本王不信你那套,这不是新长出的麦子吗,本王吃给你看。说完让人把巫者拖出去斩了,可是这新麦做的饭,才开始吃,便觉得肚子涨,于是去上厕所,不慎跌入而亡。这中间还陪上了晋景公一个小臣的性命,那倒霉孩子早上做个梦背着景公升天,巧的是景公遇难时,也是他从茅厕把景公背了出来,最后便被弄去给景公陪了葬。

关于和的故事则是在昭公元年时,晋平公向秦景公求医。奇怪了,怎么总是晋向秦求医呢?秦国就派出了和去看病。和给晋平公看过之后说,您这病不是饮食,也不是鬼怪作祟,而是迷恋女色,房事过度,心智迷乱,就像蛊一样。比较奇特的是还说了句天不佑良臣。

和给晋平公分析病因,更像是位哲学家。他用音乐五节为例,以奏乐来打比方,说明凡事要和谐,不可过度。六气叫做阴、阳、风、雨、晦、明,在时间上分为四季,依次为五音之节,六气过度就会造成疾病:阴气过度造成寒性的疾病,阳气过度造成热性的疾病,风气过度造成四肢的疾病,雨湿过度造成肠胃的疾病,夜晚活动过度造成心志惑乱的疾病,白天操劳过度造成心力疲惫的疾病。女子,是男子的附属物,夜晚才能与之交合,过度亲近就会产生内热和心志惑乱的疾病。

和出来后见到了大夫赵孟。赵孟就问他:谁是你所说的良臣呢?

医和答道:您就是啊,您在晋国主政八年。晋国内无内乱,外无外患,算得上良臣。我听说,一国的大臣,享受国君的俸禄,接受着国君的任命,有灾祸发生的时候,却不去纠正他,必然要遭到报应。今国君纵欲而生病,故不能谋划国家大事,这还不是大祸么?你却不能劝谏,所以我说良臣将死,天命不佑。

赵孟又问:那什么是蛊呢?

和回答:蛊就是沉迷惑乱所造成的疾病。从字面上看,蛊就是皿里面生出的虫子,故积谷生虫而能飞者亦称为蛊。《周易》上讲,女子迷惑男子,大风吹过山岗,这都是蛊卦。

赵孟赞叹道:良医啊。赠送厚礼后把医和送回了秦国。

所以历史上能见经传的,除了王侯将相,其次便多是医者了。由此看来,医在传统的文化观念里,多少也是有些被过分抬高和神话的职业。那么放到现实里,若这种期望落了空,也难免让人焦虑和愤怒。这医和患之间的问题,也许还真不是仅仅关乎那点金钱利益的事情,这其中难题,或许也并不是各执一词就能解决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