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的消亡

生活比戏剧精彩。

在这段时间里,能成为茶余饭后谈资的故事不少。

比如可以谈谈那些为了《小时代2》而争论不休的评论,也可以说说上海那隐忍一年拍得法官集体嫖娼证据的“基督山伯爵”式的传奇故事。再或者严肃一点,借刘铁男的事件讨论一下微博实名举报对反腐败工作的现实意义。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终究只是谈资而已。

基于此的许多争论,到最终变成无解的争吵,而这些争吵无非又关于钱和成功。

其实这都没有关系,这无非是理想主义的消亡而已。

理想主义是关于破坏和追随,每个时代,每个行业,每个人身上,都曾有过不同的理想主义。在某个特定的时候,我们都想去彻底地破坏一些什么,都想去无畏地追随一些什么。

然后有一天,脚步停住了,而理由各种各样却又大致相同。那些想破坏的,以及那些想追随的,似乎都突然失去了原来的魅力和色彩,小心翼翼不再轻易提及。于是,那些理想主义带来的冲动和活力,并没有存在太长的时间,就消亡了。

但这也不值得伤感,因为另一些东西却在悄悄生长。失去了主义之争,却更容易反观于作为个人的本心,在急涛乱流中难以看清的东西,却在平静后逐渐变得清晰。

而那些是否关于理想主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最终成为了每个人的坚持,还原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