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大话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初读太白诗时,遇此等字句觉得甚好。年少时多喜欢太白的诗,只因太白的诗多有豪气。但读的多了,便觉得豪气不是可靠的,一有豪气就容易感情用事,而真正的感情也不是豪气。真正的感情是充实的,沉着的,这与豪气恰恰似乎相反。

豪气用的多了,便容易显得空虚、漂浮。有如烟酒,只能刺激一时,沉迷于其中就是自欺欺人了。

太白的《江上吟》里,有“功名富贵若常在,汉水亦应西北流”。豪气,但不够实在,这不过是简单的花活而已,与“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决”的誓言一般的感觉。

再比如千金散尽还复来,会须一饮三百杯等等这样的字句在太白的作品里不少见,看起来多像是些大话而已,若反复品味,则觉无物。

但这并非说太白诗不好,豪气亦有豪气的美感。而且太白的豪气,飞扬中亦有沉着,也非一般只说空话的人能比,比如《蜀道难》就非凡品。

也许是年岁渐长,才对所谓欢喜有了别的认识。慈母爱子相处,自是满心欢喜,但又何须鼓掌大笑的热闹。

渐渐也才明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欢喜,是真欢喜,比一时豪情要更深远,更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