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

电梯的工作就是每天把人和各种东西在高楼里运上运下。

不论那种开放式的手扶电梯,在那样狭小的空间里和陌生人擦肩而过也是种奇特的体验。出现在同一电梯里的人,多少都会有些共同的交集,但处在那样的密闭空间里,没有人会去探索这样的交集到底是什么吧。人越多的时候,反而所有人都变得越沉默,即便是有互相认识的人,也很少在电梯里攀谈,而对于陌生人之间的交谈,大多数人恐怕还是认为安静地等待到达比较舒服。

本来有着某种联系,当共处于一个空间里时,这些联系却反而被刻意地掩盖了。

在电梯里偶遇良缘,或者灵异事件,甚至是发生在电梯里的密室杀人事件,都是在小说或电影里才会遇到的情节吧。大部分电梯里都有监控装置,因此很难讲在那空间里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神秘”可言。如果能发生这些也许也不错,因为这会让观看监控录像也成为一份十分有趣和精彩的工作。

随着饲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在电梯里也能经常见到这些可爱的伙伴。一些大型犬类有时候会对人造成困扰,尽管人们也许知道它们中的一些其实很温顺,但在那样的空间里,微小的甚至表示亲近的动作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紧张。

等电梯的时候也很有意思,尽管看着显示屏上变化的数字变化,让人觉得有种无聊和愚蠢的感觉。如果有多趟电梯几乎同时到达,选择哪一趟也是个需要一点运气的决定。一般情况下,选择人少的能让你更舒服快捷地到达目标楼层,但有时候,有人也会同样考虑,这个时候就多少会有点尴尬,因为会发现在观望的并不止是一个人。另外有时候,在你选择等待下趟即将到来的电梯期间,又来了不少新的等待电梯的人,这会让你有点后悔不如之前跟随大家一起先走。

也会有那样比较奇怪的人,其实是要下楼的,却在电梯上行时进去先占了位置。在写字楼里上下班的高峰期,这样的情况比较常见,然而有时候也值得体谅,因为每层要下楼的人实在太多,一味地等待下行电梯有时候会很长时间都遇到满载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恼人。照这样看的话,也许写字楼较低的楼层和较高的楼层比较好,中间不上不下的楼层还是尽量避免为好。

Zack依稀记得,最早在医院的大楼里见到引入电梯这样的东西时,通常里面还会安排一个人负责帮人操作楼层的选择。现在想来,这似乎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也不知道当初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据身处电梯行业的Frank说,从电梯的订单上就可以遇见房地产的走势。这诚然是有道理的,而且从他们的经验来看,这种判断的准确性和提前性都很靠谱。也许让人会有点遗憾的消息是,似乎去年和今年的订单增长情况都很不错。

关于电梯还有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比如有些电梯具有再次点击取消选择楼层的功能,这些比较高级一点的功能其实在许多电梯里都已经制作好,只是如果购买者需要启用这些功能,需要按项目支付额外的费用,然后生产电梯的技术人员会帮助解锁。而这些高级一点的功能的价格也不便宜,至少利润空间很客观。

另一个有时让人容易忽略的问题是,尽管电梯的自动感应功能很灵敏,其保险措施也通常有十几套,但存在的风险是,如果这些都失效,那么电梯门强制关闭的力量是人力绝对无法抗拒的。因此,遇到电梯门将要关闭时,最好还是不要用身体的部位去触发感应,关注一下的话,每年因此发生的惨剧其实也不少。

尽管电梯是日常中比较不起眼和无聊的一件东西,但其实仔细想想的话,其实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如果注意观察下人们在电梯里都在做些什么,目光都停留在什么地方,推测一下他们都在想些什么,也许会发现人这种生物,真的是很难用逻辑解释,有着分裂的情绪而又及其容易受身处环境影响。

Zack最想去体验一下的电梯,是在伊斯坦布尔,电影中邦德所住过酒店的那个老式电梯。从感觉上来说,那个电梯无论视野和质感都是极佳的。在乘电梯下行的过程中,也许能看到楼梯走廊上穿着长裙走过的婀娜身姿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