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问题

1956年,Issac Asimov写了一篇短篇小说《最后的问题》。据说这也是阿西莫夫本人最喜欢的一篇故事。从今天的眼光来看,或许这个故事和结局并不太出人意料,也许在人们的印象中同样的桥段已经在很多作品里见识过。然而考虑到这篇故事最早出版于1956年,以及阿西莫夫的巨大影响力,zack怀疑后来的许多作品也受了这个启发也说不定。

也许这个故事的灵感是来自于热力学第二定律,也就是一个孤立系统的熵是不会减少的,这个系统内的任何自发性活动都会增加熵。但在《最后的问题》这个故事里,其实始终在提出一个问题,即熵真的是不可逆的吗?在漫长的年代里,人们反复向他们创造的超级人工智慧(没理解错的话)提出这个问题,然而得到的答案总是资料不足,无法回答。直到宇宙全都归于热寂之后,超脱时间和空间限制的人工智慧终于完成了所有资料的收集,在消耗了“顷刻”的时间进行分析后,终于找到了让熵逆向的方法,于是“要有光”,世界就有了光。

这个故事的构思确实非常巧妙,最早接触热力学第二定律时,便觉得这是一个似乎有些接近宗教和哲学信念的理论。所有问题都应该有解决的办法,在故事里人无法找到熵可逆的方法,是因为人类并不理解最终的混沌,没有人知道终点是怎么样子,就如同没有人知道起点一样。除非是资料已经完整的时候,就一定能找到办法。

看完这个故事后,也许会让你去思考另一个问题,是资料完备还是资料不足促使了人对问题下结论?其实以人类通常的思维模式来看的话,对于稍微复杂一些的问题,恰恰是在资料不充足的情况下做出结论的,而这或许就正是熵在增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