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货币的本质

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外国持有的美元将无法再兑换成黄金。这个历史事件代表了国际金本位制的完全终结。自此以后,世界进入了金融史的一个新阶段,这个时代离我们如此之近,以至于可能没有几个人能彻底理解和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们很少坦然公开承认货币与军事和战争之间的关系,尽管从历史角度来看,这种紧密的关系是真实存在的。现代货币的基础是政府负债,而政府借钱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战争经费。

历史总不会无端的巧合,算算美国那些年在越南投入的军力和丢下的炸弹,就可以知道这些构成了政府赤字的主要部分。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元可以兑换黄金将造成美国黄金储备的紧张状况。通过浮动美元,尼克松把美元转换成纯粹的法定货币,从此,美元相比过去只是几张靠美国军事力量支撑的纸而已。银行创造的美元自身取代了黄金,成为了世界的储备货币,这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优势。

这里通常可能被忽视的基本问题是,美国的钱其实并不是政府发行的。美国政府从理论上是不能随便印钱的,而是由联邦储备系统下的私人银行发行,也就是美联储。美联储从技术上说,并不是政府机构,只是这个组织的主席是经国会批准由美国总统任命。在其它一些方面,这个组织也不受公众监督。美元钞票其实是美联储发行的承付票,委托给美国货币厂印刷而已。也就是说,这本质上的逻辑是,美联储通过购买国库券借钱给美国政府,然后把这些债券借给其它银行,使其货币化。这与最早英格兰银行是一样的,只是当初英格兰银行是把黄金借给国王,而在如今的美元货币体系下,只要美联储说有钱,就可以把钱变魔术一样的变出来。

其实很多人也大致明白现代货币其实是建立在政府信用基础上的债券,而政府欠下的这些债务,在必要的时候,只要开动印钞机,就能还清。尽管这个做法是不可行的,但这种随意造钱的能力还是被无节制的使用着。

这其中有个很晦涩的问题,尽管只有美联储或者央行才有权发行货币,但是其它银行可以通过贷款来创造虚拟货币,这样的结果是可能创造了永远也无法偿清的债务。但这些债务必需得通过某种方式偿还,因为如果出现违约,后果会非常严重。那么,到底是谁来偿还这些债务呢?那些聪明的人也在为这个问题采取各种措施,但不会是财政部来偿还。这个问题之所以还没有暴发,可能只是因为时间还没到,由于美国的贸易赤字,大量的美元其实在美国国土之外流通,尼克松的政策后果就是迫使外国央行除了把这些美元用于购买美国国债之外几乎别无选择,因此美元成了世界储备货币,而那些债券其实从没兑现。与此同时,美国却要求那些依赖美国国库券作储备货币的国家,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偿还它们自己的债务,美国自身却不时地开启了印钞机。

现代货币更复杂的情况是,国际之间的政治军事角力也与货币密不可分。美元能保持其国际地位,也得益于1971年之后成为石油交易所使用的唯一货币。曾经有国家尝试用其它货币来开展石油贸易,比如伊拉克,但最后都发生了让人最不愉快的事情。

如果说现代货币的本质是政府信用背书的债务,那么蹊跷的是,至高无上的力量似乎是建立在一项不能被偿还,也不会被偿还的负债之上。而那些勤勤恳恳在偿还有息贷款债务的人们,却反而没有受到足够的保护。在次级债危机之后,当美国政府用纳税人的钱为金融家纾困之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思和抗议,可以看到这个矛盾问题的一面。

所以说比特币的出现,从其尝试的模式上,还是有意义的。这命中了几个要害问题,比如在这个体系里,不再有人能凭空创造出货币来。无限增长的信用本身就是一个很难理解的命题,我们毕竟生活在一个有限的星球上,而当前资本主义的活力在于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增长的引擎,如果这个引擎不能让我们开拓宇宙其它的殖民地,就是在逐步走向终结的。

但比特币还未可知的因素是,如果法定货币是需要和统治者以及战争绑定在一起才能有足够信用背书的话,那么比特币的未来就仍然是有局限性的。或许仍然可以作为一种类似借条的债务计量工具使用,但在市场中的交换力则无法成为主流,而最终也不可避免会在一定程度沦为仅仅是一个投机虚拟货币。

如果现代货币的本质以及关于其历史成因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最艰难的问题就在于,尽管我们知道这种机制存在致命的缺陷,但似乎现在还看不到更好的替代品。我们所能做的事情,都是把问题掩盖,转移或者以一定代价延期。

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是,有观点认为2012年中国政府新增的货币量也超出了市场承受范围太多。而2013年3月份银监会发文要求银行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这似乎是2008年之后政府四万亿投入,地方债以及超发货币带来的问题将要显现的征兆,对此将会发生的事情,以及会如何应对,是值得观察和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