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息

最近工作之余休息的时候,会想想有关经济学方面的一些问题。这一方面是因为在尝试撰写的小说中,想引入关于经济方面的一些特别背景,另一方面zack有时觉得,近百年来,对人类生活影响最大的学术科目可以算是经济(包括金融)和信息技术这两个大领域。

利息是个很有趣,也充满很多疑问的东西。利息在英文中应该是使用了interest这个词,而这个词在英文当中覆盖的范围其实可能比中文里要更广泛些,比如投资的回报通常也用了interest。

另一个比较熟悉的词汇是高利贷(usury)。比较趣味的是,高利贷在很早的历史上就已经出现,而且在漫长历史长河里,一直臭名昭著。在许多故事里也可见一斑,不走运的农民因为遇到了收成不好的年份,不得不向当地的富人借高利贷,而从此就背负了一生也还不完的债务,沦为了被债主控制的奴仆,甚至献出自己的妻女也无法摆脱。

这就是高利贷一直被视为一种罪恶的原因,放贷者被视为与魔鬼等同的存在。后来,较低利率的贷款逐渐被人们接受和认可,对此的支持者认为,有明确约定期限的短期商业贷款是合理的,这给寡妇或者孤寡老人一类的群体提供了一种可能的生计。商人们也许对此更乐见其成,因为贷款的利率其实意味着可保证的利润率,这比起商谈利润的分成要简单许多,尤其对于实际利润无法做出准确预计的情况下。

到了近代和如今,利息的存在不仅变得合理,而且还有了法律的保障。对于偿还不了利息的债务者,债权者在理论上可以通过法律将他们送入监牢。高利贷仍然在如今这个时代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通常所说的影子银行系统,其实本质上与过去的高利贷者没有区别。

亚当·斯密曾写过这样的话:

“我们不是靠屠夫、酿酒师、面包师的善行才吃得上饭、而是靠他们对自身利益的关心。我们要注意的不是他们的仁慈,而是他们的自爱;我们绝对不要告诉他们我们需要什么,而是要告诉他们自己的利益。”

亚当·斯密的理论确实开启了一个新的认知时代,在他生活的年代里,英国的一些店铺交易仍然是靠信用而不是现金完成,这就是必须仰赖于仁慈的原因。因此,亚当·斯密实际上是在构想未来的一个乌托邦制度,所有交易都依靠现金完成,这让社会上的许多交换行为变得简单和快捷。那是人类对社会经济活动进行反思,对人的自爱性(或者说做是自利性)重新认识的时代。尼采得出的结论也是差不多的,只是他把范围扩的更大。

高储蓄对投资是不利的,货币流动性过低对经济增长没有好处,而利息作为对失去资本灵活性的补偿是合理的。这是当代比较普遍的认知。但是我们所认识的资本主义其实有两部分,其中一部分让社会的交换活动变得快速和简洁,这或许是了不起的成就,而另一部分则是让钱生钱的魔术般手法。如果让钱生钱的基础不是利息,那又是什么呢?

在利息存在的基础上,诞生了许多复杂的金融衍生品。而只要任何与利息相关的交换关系,本质上都是一个债权人和债务人的游戏关系。在这个游戏里,债权人要继续维持自己的角色,就必须制造更多债务人,而债务人的努力目标,就是在某个时候成为债权人。这个游戏值得怀疑,当所有人都相信这个游戏毫无疑问可以创造未来时,会发生的就是如同当年荷兰郁金香以及2008年的信贷危机那样的事情。

对于利息存在合理性的解释,无论是做为对资金非投入的补偿,还是作为放弃周转灵活性的报酬,都觉得不是百分百让人信服。尽管在一定的区域和时间内,这样的故事在不断发生,但是钱生钱这样的手法,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怀疑其真实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