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脚清明 右脚重阳

这是星爷《鹿鼎记》里的搞笑台词,如今明清二朝皆已不存,清明和重阳仍然流传至今。

这两个节日里,清明以祭祖,扫墓为主,重阳以家族相聚,登高祈福为主。这两个节日都有踏青的习俗,而且重阳其实亦有祭祖,祭天的习俗。其中的中国人文传统可见一斑。

人在俗世中,有情人无非是生者聚,逝者祭这两件大事。Zack所想念的家族里逝去的老人,便是爷爷与外公二人。年纪很小的大多数时光,是这两位老人陪伴度过的。

如今回想起来,那段时光只是一些片段,家里人说两位老人逝世时,zack都哭的很厉害,可zack自己却不记得了。

或许只是不承认罢了,毕竟两位老人也都说过,男孩子不可轻易掉眼泪。

两位老人也有许多不同。

爷爷一生简朴勤劳,吃穿一向很省,买给他的新衣服总是舍不得穿,一年四季几乎就两套深蓝色中山装。

爷爷不抽烟,偶尔喝一点点酒,还做得一手好的木工活。记得小时候我坐的小凳子,用的洗澡盆,小书桌之类的,都是爷爷亲自“量身打造”。还有给曾养过的仓鼠,小猫,兔子和小鸟的小窝,也是爷爷亲手做的,想来那时的小宠物有这样一位爷爷,也是好幸福的事情了。

爷爷最让人心疼的是过去当兵打仗时腿上留下的伤,因为过去条件受限,一直没能完全痊愈,落下了顽疾。每次看到爷爷换药时又发炎的伤口,就会隐隐心疼。

爷爷烧的菜很好吃,也自己养些鸡,虽然节俭,但对家里人和邻里从不吝啬,遗憾的是在家里人看来,总是没有好好享一天的清福。爷爷因为心脏的问题,走的很突然,但听人说那时的情景,也算是走的清净,没多受苦,总算是有天眷顾。

一辈子勤勤恳恳,开心踏实做人,从不麻烦他人,这是zack记忆中的爷爷。

外公在那时看来,是一位很”潮“的老人吧。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有不少笔挺的西装和领带,还有副不错的墨镜和一块挺好的手表。出门时必然是先把一身穿着打理妥当,胡子也刮的干干净净,再加上接近一米八的挺拔身材,脸上带几分严肃的神情,看起来就像一位军队的军官。

后来zack知道,外公确实曾做过军官,只是一开始并非属于最后取得胜利的那一方。Zack也曾问起,当初为何做出那样的选择。外公只是淡淡地笑着说,其实那时的年轻人,也没多少人真分的清楚到底孰是孰非,国家的军队需要人,便去了,也不过是个谋生的行当罢了。后来外公的部队尽管起义,但过去的这段经历,让外公一家在后来的一段敏感时期内受尽了苦头。外公的脚在那时落下了严重的伤,因为那时的人们让他一直穿小鞋子,每天还必须做许多的活儿,所以外公的脚都被挤的变了形。

外公对人要求严格,每天生活作息也很规律,闲时最喜欢的便是看看京剧。在外人看来,有时觉得这不过是个固执,不容易亲近的老头子,但zack慢慢长大后,才发现外公原来是个心里对世事洞明的人。外公对人严厉,事实上只是他心中对人的忠奸是非,分辨的是极清楚,那时许多的事情许多人,现在回头想起,外公往往是看的最清楚的人。

也许是因为外公相对起伏跌宕的人生经历,让他明白了这许多事理,然而他亦不轻易让人了解他温柔,寂寞和亲爱的一面,这也是他坚守的一份骄傲和自尊吧。外公晚年时身体很不好,但即便是在已经拄着拐杖才能慢慢走路的日子里,他也不喜欢人搀着他出门,宁愿自己一个人慢慢走,他实不愿意自己变为一个需要受人照料,似乎成为亲人负累的人。

外婆在zack出生前便已经离世,zack一直对她知之甚少。有一天晚上,zack在医院照看住院的外公时,他晚上突然醒来,老泪纵横,讲起梦到了外婆和当年的往事。Zack那时才发现了外公真正柔情的一面,也才明白了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寂寞和思念。在那晚之后不久,外公也离开了。

是因为小时候受了几位老人太多时间照顾,才会对他们更牵挂些吧。若说如今想起,每每也是要泪流的话,就太矫情和虚假了。时间一年年过去后,许多记忆碎片也埋藏的越来越深。相聚离别是最苦,也许淡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一种本能。

Zack原来以为爱恨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全部情感,如今看来,那是太年轻的想法。花开花落,有些爱已经漠然,有些恨也已经漠然,那些还未变得漠然的,大多也在逐渐变淡。爱与恨,其实都只是存在于当下,不在过去,也不在未来。

Zack有时愿意相信人的灵魂还活着,有那么两次,zack梦见了爷爷和外公。梦见回家时,看见爷爷已经稍好了爱吃的饭菜;梦见回家时,外公坐在熟悉的沙发上看着戏曲。他们的音容笑貌在梦里是那么真实清晰,但其它的细节却再也抓不住。

其实无须担心,亦不需在左脚刺清明,右脚刺重阳。有些人,任岁月再是无情,终归还是会在心里留下抹不去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