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柴静

我忘了是什么时候听说过柴静这个名字,她做的那些节目,也许看过吧,但脑海里没有和这个名字对应的形象。后来听说写了一本书,叫做《看见》,似乎会到广州的方所做一个现场活动。本来想那时去看一下这个人,也看看那书是怎样的,但最终是忘记了,最近才在书店买了一本。至少,这是本拿起来便能让你看完的书。

这本书是在写她采访过的那些人,看到过的那些事,又或许是在写她自己吧。

“这本书中,我没有可以选择标志性事件,也没有描绘历史的雄心….”

这是她在封底写的话。然而通篇看下来,没见到哪个不是标志性的事件,那描绘历史的雄心其实也就流露在其中。就像一个优秀的孩子气的学生,每次都暗暗地努力非争第一不可,嘴上却要说的云淡风轻。书里也经常出现片子能不能播无所谓的话语,要真是不播,估计她是真急。

这种略显虚伪的谦虚也不是什么坏事,人都得要放轻松点。

书里记录的那些故事,回想一下,大多也是这些年能记得起来的事件,但看了这书,对这些事件又有了些新的了解和感受。有些人确实会觉得她选得那些题材和角度也许太小,但反而我能理解为什么身边的年轻人能喜欢她了。

这里面也看到了柴静的成长变化。身边也有这样的人,满腔热血地投身新闻行业,多少都一开始没把自己当记者和主持人看,他们要做侦探,做法官,要做这个社会的良心。后来也会多少纠结于报道的专业客观问题,也会发现那些简单的个人是非判断不一定对,也不一定能代表其它人。《看见》这本书里,有些地方看的出柴静有话想说,只是欲言又止。

我猜想做新闻的人,见过那么多人,那么多事之后,也许会更加困惑,也许会发现自己原来能做的那么少。哪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Everybody eventually becomes who they are.

我忘了从哪里抄来这句话。用《看见》里的词句来说,zack也觉得这句话很硬。但找不到言语来表达这种感悟。

我也曾记得那些年少轻狂,满腔热血高谈阔论的日子。我也明白和接受后来我们都变成那个专业的角色,学得客观和看起来似乎变得无情,变得不可理喻。我也隐约能明白,或迟或早,我们也会突然领悟,我们首先也都还是人。尽管我们那么的不一样,但我们一样的地方更多。

谁又不会犯错,谁又不曾固执。太爱惜自己翅膀上的羽毛,最终是变得虚假不真实,人最终是无法那样活着的。

这书应该还卖的不错吧,虽然看着方所和书店里存量的时间和数量,实际销售数字和印刷数也许还是有些差距,但这样的书如今确实无几,值得读一下。

在后记里,柴静最后一句话是“感谢我的家庭”。把对家庭的感谢放到最后,无论是下意识还是无意识所为,其实都是挺趣味的一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