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一黄金周高速堵车想到的

长假高速路免费,于是高速路上的拥堵又成为了一道新的风景线,风景区的人海和垃圾山也成了新的景点。

于是很多人又开始讨论高速免费是否合适,黄金周是否合理等等的问题。

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也做了一期“谁在给黄金周添堵”为主题的讨论,但最后结论时委员应承给大家转达的提案其实与zack所想的不同。

zack关于这个现象在思考两个问题:

1. 除开周末之外,法定节假日的本质是什么?

2. 黄金周(法定长假)是否是有意义的存在?

除去法定的周末之外,一年中仍然有一些具有特别意义的日子存在。这些拥有特别意义的日子,主要是和全人类或者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息息相关。这些日子大多在每年中并不是周末,那么,为这些日子制定一天额外的休假,为的是什么呢?答案很明显,就是纪念其文化意义。在这样的日子里,人们也许会进行一些文化传统的活动,或者制作一些特别的食物和纪念品。

从上述这个节日本质来看,法定长假除却春节的七天之外,就是不合理和无意义的。春节的之所以除外,那是因为这个节日在文化传统上,就是需要大家庭一起团圆相聚。结合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在异乡工作的事实,调整出一个长假期是符合期望的。在文化意义上,从年三十到年初五也是有着充足的民俗文化传统。

而无论是2008年被取消的五一黄金周,还是现在仍然保留的十一黄金周,细想之下,都是不靠谱的安排。什么原因让国务院萌生安排更多黄金周这样的假期?揣摩之下,估计是有两个原因。一方面,国内的代薪假期长年没有完全落到实处,很多人其实一年享受不到长假,所以本着为民着想的善意,国家法定的长假似乎是件好事。另一方面,长假对拉动旅游相关各种消费会有很大帮助。综合看来,这似乎是一个既深得民心,又对发展经济有帮助的两全之策。

zack却认为,这却是好心办了坏事,不仅不是良策,还是一条庸策。

首先,有人享受不到带薪长假,不应该是通过法定长假来解决。国家给予劳动者拥有带薪休假的权力,就应该保障把带薪休假的决定权交给劳动者个人,通过法定长假这种懒政策,只能侧面说明管理的无能。实际上,对于拥有可以享受到带薪长假的人来说,黄金周对个人和企业来说都是双刃剑,有些人会对休假的时机难以抉择,也许可以和黄金周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更长的假期,但这样有时候得不到企业批准。对企业来说,统一的黄金周本身就是种伤害,严重打乱了工作的安排和进度。因为大部分人都休假,大家不得已都必须停下来。

若能从本质上出发,最有利解决方案很明显,多余的黄金周不应该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均匀分布的法定短假日,以及不断努力保障带薪休假的制度。把时间安排决定权交还给个人和企业之间协商,这其实是双赢的。

对于企业来说,可以更合理的根据自身情况安排人员的休假情况,而不至于出现工作和生产的断档。对于个人来说,可以安排到更高质量的休假或旅游,其实高质量的休假和旅游是能帮助人拓展思维,调整心态并且获得个人成长的,这对企业和社会来说都是有益的潜在影响。也许平均分布之后的消费数据不如短时间内的集中刺激好,但与在集中时间段内的涨价和产品服务质量的下降相比,多出来的那点数字真的值得吗?

zack认为,决策的出发点若是以那种自以为是的操盘手为主视角,拿着符合国情这种类似理由作为万能的论据,都是不能做出真正好的决策的。而所谓长假和旅游的种种乱象,都是这种庸策所带来的后果。这种所谓的黄金周,早就失去了法定假日该有的人文意义,只剩下一种空虚的宣泄式欢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