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的包装

我决定每周至少要写三篇文章,一篇涉及我目前所做专业,一篇用于练习写作,再有一篇则是周记性质的随写。那是因为回想起上学时期的坚持让我受益匪浅,如今是该将这个习惯重新拾起。

七夕之后是中元,再不久,便又是中秋了。每逢一年的这个时候,到处便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礼物。记得过去那些年在家里时,每次过完节后,需要丢掉的各种纸张,包装盒以及泡沫塑料等的数量都不少。本该是节日大家互送礼物的美好心意,就被商业主义这样歪曲,而实质上更显现出内心的贫乏。

一个非常漂亮的瓶子,里面却只排列着几个真空包装的糖果,还有那些金色或银色的豪华包装礼盒,里面不过几个味道也并不能令人称赞的月饼。这种华丽外表包裹之下空虚的内里,其实一点也传达不了礼物的心意。

尽管消费者也不是傻瓜,我们每年也仍然会去购买不少那些味道很好,然而包装却很传统简单的月饼。头脑灵活的工厂和商店老板也不会对这样的资源浪费熟视无睹,有心的商场也不会在浪费上去浪费力气。比较荒唐的是,这三者似乎在惰性的推动下保持着一种均衡,在社会的组织架构中,默认着这样的事情年复一年在上演。

这种现象恐怕不仅限于包装,行业的细分化,专业技术的进步,似乎反而让过度的包装和设计无所不在,许多偏离生产和销售本质上哲学的事情到处上演。从浪费的角度来说,真是让人可悲可叹。

最近在读荣格所写的《原型与集体无意识》。我曾经也有过一些疑问,从各个民族流传的神话或古老宗教故事来看,人们似乎是具有某种共同性的。荣格所论述的集体无意识给出了对这个疑问一种比较系统的答案。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随着每个人社会化人格的扩张和强大,那种本来共同的本质和共识反而被掩盖。有时候,只有当一个人独自在旅行和思考的时候,偶尔才能触及和感受到那些真正自性的存在。

从某种角度来说,在对自身人格的展现上,也存在着过度包装的现象。我们在做设计和生产时,有时会将这种社会化人格需要膨胀的意愿投射到所做的事情和产品当中。一方面,每个人在闲寂的禅面前,都能体会到美的存在,另一方面,却忽略和默许了那些华丽之下的空虚也正是出自每个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