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ck在2012读书

“在放弃那些我们无法实现的期望的过程中,我们变成了被爱联结着的自我。我们放弃了一些理想化的幻想:我们不再渴求完美的友谊、婚姻和生活,不再幻想我们的孩子会变成我们理想中的样子。我们接受了所有甜美的却不完美的人类联系。”

这样的话看起来有些残酷,就像现实那样。不过人们似乎就是这样一路成长过来的,在《必要的丧失》这本书里,zack觉得终于看到了一些对于得失和成长贴切而真实的论述。不过尽管成长让我们从丧失中学会接受,但或多或少,每个人心里应该还是存在那个不经意会出现的小小幻想,有时候人们会把这种幻想寄托在其他人身上,尽管人们心里都明白,在他人那里,完美也并不存在。

Zack觉得,孩子与成年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成年人越来越少去点燃别人心里那些天真幻想,也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掩埋。

荣格的《原型与集体无意识》是一本zack觉得很难懂的书,也许是翻译的问题,也许是因为zack始终还是属于心理学的门外汉。但是这本书里的一些论述,却给了zack许多关于小说创作的灵感和启发,这倒是一个比较意外的收获。

田中光一的《设计的觉醒》也给了zack许多的启发,这本书也是今年在去柬埔寨的路途中仍然随身携带不忘翻阅的书籍。从广义的角度来说,zack近一两年来才真正开始体会和明白了设计所担负的责任的和一些技巧。所谓技与艺,匠与师,这之间的关系和过度,也逐渐开始有些真正明白起来。这对zack来说,也是一种成长。

在整理今年读过的书时,其数量还是让zack感到欣慰,原来一年仍然可以看过那么多书,zack的“武功”仍然没有荒废。不过现在,已经不再想去使用豆瓣去标记那些看过的书和电影了。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也是种必要的丧失吧。

不想去罗列,也不想去点评。对那些笔耕不辍,给人们带来那些好故事以及知识的人,现在在心里是由衷地感觉到敬佩。

末日之后

这个末日和之前两个一样。没有外星人,没有陨石或者彗星经过,也没有T病毒,更没有从火山口里走出的恶魔。

除了突然的冷空气来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尽管早知会如此,多少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失落。也许只有在这样假定末日存在的日子,人们才会想想还有什么没做,还有什么值得做。不过最后,大多还是以喧嚣的狂欢作为收场,一如既往。

背上背包去流浪。

开一家小小的咖啡店,种几盆花,养几知猫。

在海边盖一座小木屋,养一只狗。

很多人都在不同时候有过这样的想法吧,想找个安静的角落,享受那种平平淡淡的时光。

不过是一转身,这些东西就消逝匆匆的人流当中。

末日之后,世界没有结束。末日也没有消失,仍然带着小小的不安生长在人们心里的角落。

这就是人吧。

敏捷和精益

对于软件开发行业来说,之前10年中,敏捷的工程理论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和实践。

相比在软件行业早期对于工程的摸索来说,敏捷的一些核心理念和实践方法从总体上看,是从更务实角度的一种回归。

但也许是因为Agile这个名词或者翻译的问题,有时候zack觉得大多实践敏捷开发的团队,都有些偏差的去重视迭代和发布的速度,而忽略了质量问题。这其实是对效率理解的通病,往往都会将效率,更加偏重于速度。

从技术来说,在敏捷的概念和实践中,将代码的重构贯穿于每一次迭代中,对于偿还技术债以及为持续开发打下基础是很重要的。但在实际过程中,恐怕少有团队对这一点能做到坚持执行,或者为此估算足够的资源。从产品角度也一样,除了发布新特性之外,对已发布特性的优化和调整,往往也处于一个不够重视的地位。

这些迭代中的调整,其实是更加精细的活儿,比起不断的增加新特性,这种优化和调整对产品整体质量的影响,可能更为深远。

而对于这一块,其实在更传统一点的制造业当中其实已经有了许多相关的管理经验和准则。这些主要可以属于精益管理的范畴,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提升质量并不意味着成本上升,高的生产质量才能降低整体的成本。

因此也许在未来几年里,在软件开发工程当中,zack想应该会看到敏捷和精益的结合,对于软件开发过程中的质量控制,会需要更多精细的关注和衡量准则。